现在位置:首页 » 闭关纪实【新】 »

131期 杨畅

作者:俊昌 ⁄ 时间:2019年08月14日 ⁄ 分类: 闭关纪实【新】 评论:0

  ————  泰山禅院   闭关纪实  ————



131期



杨畅  女  29岁  长沙

2019.08.01-2019.08.14


姓名:杨畅

性别:女

年龄:29

来自:长沙

有无信仰:无

进关时间:2019.08.01

出关时间:2019.08.14


详录闭关过程和感受

这次自己完全没有计划,就闭关前两天临时做了这个决定,刚好还有最后一个名额开放。离上次在泰山禅院闭关时间不过四个月,记得那时离开的时候,觉得还会再来的,一个念,没想到这么快就显化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生活中一切的发生和体验都在加速,这个人生仿佛被按下了一个快进键,大脑完全跟不上节奏,来不及反应很多事情就经历完了,头脑越来越接近空白,连下一刻要去做什么,都想不了了……

这个状态让我无所适从,无法再像以前正常生活,工作,没有一点热情和动力,没有任何想去做的事,感觉活着没意思。这也是促使自己再次入关的一个原因吧,总是有个声音:我的内在发生了什么?

在关房,会不自觉去跟上次做比较,包括感受都会有些相似,空间密集布满的高速运转的光粒子,意识的光在眉心旋转,有时候会晃眼睛,时不时出现“闪电”,痛的形式也相似,因为有禅拍,所以这次没那么痛了,感受到从尾椎到头部会螺旋式上升类似脉轮的旋转,发现动右脑的时候,左半身会动,当把意念放左脑,右半身会动,像流沙一样轻柔缓慢……耐着性子躺着不动,一段时间后就会感觉身体就会被一种热感包围,就像物体放在冰箱被冷冻的那种过程吧,只是是热感,被包裹的越来越紧……不知道怎么表达,我想到以前一位师父说过的话,“修行到一定阶段身体会被高能量物质所转化,”所以给了自己这样一个解释。不想放任自己给自己这种意识倾向了。

入关前面几天念头如瀑布如流水,念念不停留,这让我很困惑,因为往常在生活里还是很宁静的。也念着“知道就行”,但很无奈,不起作用。我会问问自己,你此次闭关又是为了什么?没有答案,连体验“空性”的愿念也没有。在生活里睡觉一直是个问题,更何况在这里面,让自己入眠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在接下来几天,索性自己顺着念头造梦,就像看电影一样,可以一直想,而且很丰富也很清晰。就这样自己跟自己自娱自乐。

大概过了一个多星期,终于它不想想了,有种“狂心顿歇”的感觉。是啊,这念从哪里生出来呢,好佩服自己这颗“强大的头脑”因为想了好多前世今生的剧本,太好玩了。然后感慨着自己情执之深,大概这一生还是有这样一个梦渴望去体验吧。“情不动,不生娑婆”“淫心不除,尘不可出”……这些都是自己安慰自己的。然后念就不念了。

终于可以安静下来了。把“知”安放在了呼吸上,跟呼吸在一起,慢慢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呼吸,还是呼吸是我,不知什么时候,嘣的一下,感觉自己成了个气球,快爆炸了却弹回来了,有时候感觉自己像个坏掉的电视机,播放节目时失去了图像卡住了,或者放不出来。就停在那,什么也没有。不过很快就会恢复了,因为主意识很关心你“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呵呵。

跟呼吸在一起尽量放松的躺着,慢慢强迫自己休息,还是有点管用。然后我被自己笑醒了,梦里我打开了水龙头,看到一条小狗狗,在水龙头下面快乐的洗澡,我跟妈妈还有一个邻居都被逗笑了,然后我突然想起,这个邻居不是过世了吗??所以我是带着恐惧的开心的心情慢慢从梦里出来,睡着了几次,都是这样的类似的梦,我多想继续多睡会,继续好玩的梦,但总被生起的恐惧不情愿的拉出来,也有几次是介于无念的状态下,发现自己内视的镜头,但停不了多久大脑又开始念了。

大多时候我还是跟自己玩的很开心的,只是一时忽然想到出关后,怎么继续生活?忽然感觉到很抑郁,难道这次是为了逃避这种状态,或者找到一种更好的存在方式,才到这里来吗?一想到这样的念头,不自觉的就用零极限的方法来清理自己。同时我也想起了一次因为不能进食的问题让老师给我做的个案。一次课程培训中我一个多星期不能吃饭,水都不能喝,也不饿,回去后也只能吃一点,多一点身体都会出现反应,我怎么了?有人告诉我你喉轮被气堵着了,你去看看医生吧?然后我去检查甲状腺,医生说没问题,我还怀疑是不是检查的设备没有检查仔细?我真的有病吗?我的身体怎么会出现这种现象?“神经质”老师说。啊?神经质,我克制住自己的疑惑,慢慢思量,忽然就想开了!至少能吃了。现在再回想,这不就是“念”吗,转个念就好了。我这头脑里的神经打了多少个结-_-||。这个情况后来在上次泰山禅院闭关的日子中才彻底回到“正常”。我也才真正感受到,能吃是福。

后面几天,雨声不间断,我听到了很多声音,雨点滴落的声音很好听,像钢琴曲,只是不是弹,是那种敲出来的,很美,还有那种集体歌唱的美声,有时候是敲锣打鼓声,还有唢呐声。上次闭关就是打鼓唢呐声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出关后一个多星期还在延续。一次铜锣浴清理疗愈时,也是听到唢呐声很害怕,因为会想到不好的画面,声音振动的频率跟大脑潜意识产生作用不同,每个人感应到的就不同吧。很欣慰这次听到是种喜悦的心情。

晚上的时候又听到从墙壁处传来那种浑厚的鼻孔“呼气”发出的声音,我对这个声音有阴影。大概前几年我第一次听到就被吓到了,后来总安慰自己是机器发出的声音,但一直也疑惑。每年大概这个时候有听到,所以我是多熟悉和深刻啊,因为很安静,特别清晰,想着是空调的声音吧,大概半夜的时候,我听到这个声音在我头顶的方向,后来又到了门角处,大概五秒呼一次,我一下就不能淡定了,我又是念保护咒,念心经,想着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还念六字大明咒观想观音菩萨给我金光护体……看着这些头脑的把戏,想起以前被梦魇时自己如出一辙的反应,我在做什么?只是一个念不是吗?我是个念,是无形无相的,那个“声音”也是个念,也是无形无相的。我就看着这种恐惧,感受着这种情绪在身体的流动,不知道什么时候恐惧消融了,那个声音也没听到了……

当被通知出关的时候,我一直以为还有一两天,然后一直处在“飘忽”的状态,听到水滴声,也是动听的旋律,听着大家交流的声音也是如此和谐。我就那样静默着,感受着,是个念,也挺好的。我仍然没有要去做什么的想法,先回去吧,回去做什么,那是回去以后的事情。明天你选不选择,都会如约而至,而当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了。


上一篇: 131期 天悦
下一篇:131期 林白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