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闭关纪实【新】 »

116期 严云桥

作者:俊昌 ⁄ 时间:2018年12月28日 ⁄ 分类: 闭关纪实【新】 评论:0

  ————  泰山禅院   闭关纪实  ————



116期



严云桥  女  广西

2018.12.15-2018.12.28


姓名:严云桥 

性别:女 

来自:广西 

有无信仰:佛教 

进关时间:2018.12.15

出关时间:2018.12.28     


昨天早上出关好似穿越时空重返人间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出到门外,看着天空那么蓝,冬日里掉光了叶子的树枝丫,还有山坡上枯黄的草,好一幅湛蓝、空旷、静美的冬日图景!世界好美啊!身体轻盈得似乎要飞起来,走路脚下好像也生风了,心里溢满了喜悦。        回到曲阜晚上躺在床上静下来竟然就开始怀念黑屋里的生活了。可能黑屋里的生活规律已经输入生物钟程序,睡眠很短就醒了,一看才凌晨三点,就又睡了,四点半又醒了一次,六点实在不能再睡了,脑子清醒得很,索性就起来训练体验空性。       今早心情象阳光一样灿烂,忙完家务便开始回味消化这300个小时“黑暗中”的生命体验。        说真的,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有这样一段生命体验。我一直相信,每个苦难的背后都是一个恩典。这次闭关的缘起得追到2个月前与禅拍的相遇。2个月前的一天我因为一个痛症到医院检查,提示有肿瘤,医生说得很严重都说到要做活检、化疗之类了。还好偏偏我就不信邪,于是医嘱也不要了直接走人。心里想着,接下来会有一个怎样的恩典在等着我呢。几天后在我们的农庄有一期禅拍体验课,在开课的前一天我却疼得不行,抱着病急乱投医的心理,我就上山参加禅拍。下午拍了一下,当晚就能好好地睡了半夜,第二天继续拍痛症开始缓解。之后又连续拍了几天,在拍到第五天的时候痛症完全没有了,而且越拍精神越好!原来这就是恩典,病痛引着我遇上了禅拍这么好的一个自然绿色疗法!       然而更大的恩典还在后头。接下来我在王先明老师的书中开始知道丁愚仁老师,于是心中便有了能见到丁师的愿,于是找到泰山禅院,见到了丁师。正如传说的那样,老人家慈眉善目、和蔼可亲,既不高大也不神秘,就像邻家大爷一样亲切,问多幼稚的问题他也都不厌其烦地回答。后来说到黑暗闭关,也不记得说到哪个点上,我当下就决定参加下半月的闭关。          但是回来后的几天我又开始打退堂鼓了,心想,一个人关在黑屋半个月,全程还不得洗漱,有点可怕,而且黑暗会不会让我窒息发疯撞墙?于是考虑先不提交报名信息。接下来一段时间便开始读丁师的著作《禅不是修出来的》,对丁师说的那个通过闭关去体验自己的那个“没有”,去体验那个前念已灭后念未生的那个片段又充满了期待于是决定参加闭关。         12月15日闭关第一天白天是丁师给大家上明理课。给大家讲入关后怎么做,反复讲“空”和“有”,还讲“知道有念就行”。大家提了很多问题,也都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去理解。最后丁师说,闭关确实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甚至会直接下载到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但这些都不是最究竟的,因为所有的这些都还  是“有”,“有”是会生灭的,只有空性是不生不灭的。大家闭关如果是为了求这些“有”,那可不只是捡芝麻丢西瓜的问题,而是捡芝麻而丢了宇宙万有。哇,自己千万别捡芝麻,那可亏大了。于是晚餐后,带着满心的好奇入关了。         在关房里没有时钟,完全没了时间的概念,就是困了睡,睡醒了起来坐。心里记着,只管一件事“知道有念就行”。原先就知道闭关期间就是早晚两餐。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护关老师送餐来了,按说这一餐应该是早餐,所以知道第二天开始了。用完餐后,先来一段站桩,站累了就到床上打坐,坐累了又换个姿势坐。丁师说过,是要心开悟不是要腿开悟,怎么舒服怎么坐,不执着熬腿。困了就倒床上睡,还是那句“知道有念就行”。也不知这样过了多久,开始感觉肚子饿了,想着是饭点到了吧,正想着送餐来了。早餐一般是粥和馒头或面条,晚餐一般都是米饭和菜。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吃粥或面条了就是新一天的开始,吃到米饭了就是一天的结束。这么算下来,黑屋里的小日子也觉得小有趣了。        第一第二天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没有特别是情绪。第三天开始发现自己的双手变肥了,入关前双手因为天冷干燥开裂得厉害,现在却变得很润,手臂也润润的,心里疑惑不可能这么快长胖吧。这种湿润感持续了三天左右又消失了,双手和手臂又恢复了干燥。第三天第四天连续两个晚上燥热不安,身体干痒,很难入睡。睡着了开始做很多梦。在我的记忆里好像多年不做可怕的梦了,但连续两晚都在梦中恐惧醒来。因为生来就怕爬行动物,所以梦到大大小小的爬行动物。在静坐的时候,开始看到很多模模糊糊的画面。第五天护关老师送早餐来时我就问老师是不是外面升温了?怎么我这么燥热?老师答气温没升,屋里保持恒温的。我问那为啥出现这些情况,老师说这是身体自然调整的反映。看到的画面是罗辑思维停止了大脑开始出现图像思维。听了老师的话心里又安放下来了。         第五晚开始不再有燥热的感觉了,睡眠也开始平静,没再出现可怕的梦境。相反却开始出现一些轻松愉悦明快的梦境,梦见故去的亲人都是很温暖的画面。还梦见一些工作中需要解决的事情很顺利地解决了。       但是在接下来几天的静坐中,状态又不太平静了,念头此起彼伏,还常常卷入念头中生起情绪和烦恼来。接连几天都在这种状态中,念头不断,好像有生以来大大小小的事都开始涌出来了,有委屈的、悲伤的、愤怒的、负疚的,各种纠结的,象长期深埋在地下的种子突然破土发芽一样疯长起来,有那么一阵都快应付不了了,疲惫不堪要,要崩溃了。还好,总是快要到边缘的时候,觉知就起作用把我从纷飞的妄念中拉回来去体验那个前念已灭后念未起之时的瞬间,然后逐渐延长那份平静。觉知到这些妄念,接受它们的存在但不参与它们,就这样慢慢又开始平复了。有一次在静坐中,去觉知这些念头,突然疑问起来,这些妄念是生灭的,是谁生了它们?我居然在这些念头里反复纠缠烦恼。在这个没有时空概念的黑屋里就我一个人,谁也没来招我惹我,我怎么就能凭着一些念头生起了喜、怒、哀、乐来?这些念头哪来的?是谁在对它们做了评判?评判的标准是谁订的?难道不是我自己吗?如果我没了这些我所认为的标准,这些评判不就不成立了?这些念头不就没有了?我还自寻烦恼干啥?在这个当下,很多事情都是不存在的,不都是我自己的无中生有吗?活在当下,只对当下负责就好了,所有的烦恼瞬间烟消云散,这样不就见到自己了?放下这些后,瞬间解脱。       于是经历了几天的挣扎,好像波涛汹涌的海面又开始恢复平静。于是又开始去体验那个空性,但似乎快到边缘了,总是又转回来。但时每次一闭眼就很分明清楚地看到有光从眼角射到自己身上来,有时在额头上方,象十五的月光一样明亮温和。在静坐中不断有一些感悟涌现,还冒出一些未来的目标计划,居然还诗兴大发,涌出作诗的灵感来,脑子里冒出很多诗来。入关前学了一首古琴曲,琴谱也很清晰完整地浮现在脑海,真有种水清月现的感觉。         后面两天知道快要出关了,心情开始有点兴奋,于是惯性使然,念头又开始多起来,开始计划着出关的事,于是又开始有点坐不住了。           12月28日早上终于要出关了,既兴奋又有点舍不得这黑屋了。出关后和几位同修一起去见丁师,见到丁师又冒出一大堆问题,每一个问题丁师一解好像就瞬间明了,豁然开朗,但到现在居然都想不起都问了些啥问题。只记得丁师说回去后每天最好坚持2个小时的训练“知道有念”,其余时间做好当下的事,当下就是觉,当下就是空性。吃饭就吃饭,走路就走路,做事就认真做事。然后大家依依不舍地和丁师告别离开了禅院。       回来一整天了,还在兴奋中消化这一段黑屋生活的体验。在300个小时的黑暗里,我并没有入关前以为的那样,担心黑暗会否吞噬我,会让我窒息到疯狂。相反,在暂时关了眼和耳根后,没有再触到色、声尘,我却日渐喜欢上黑夜,喜欢黑夜的那份清净。我欣喜地发现,黑暗给我呈现了一个更真实的世界,是无边的黑暗承载了光明,是黑暗提醒我们打开心灯,自会见到无量的光明,是心灯照亮我们的无明。          感恩丁师,感恩泰山禅院所有老师们的付出!感恩与禅拍的遇见成就了我这次闭关的因缘!感恩这次带给我病痛的肿瘤!感恩宇宙万有!



上一篇: 116期 王远彤
下一篇:116期 青朴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