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闭关纪实【新】 »

112期 许代闯

作者:根本源 ⁄ 时间:2018年10月28日 ⁄ 分类: 闭关纪实【新】 评论:0
339.jpg

  ————  泰山禅院   闭关纪实  ————



112期



许代闯  男  29岁  大理

2018.10.15-2018.10.28


姓名:许代闯

性别:男

年龄:29

来自:大理

有无信仰:无

进关时间:2018.10.15

出关时间:2018.10.28


这一次去闭关是因为觉得平常对觉知练习还是太少,每天能够处于觉知状态的时间很少,在生活中依旧时时被境迁,被念转,难免在事上起些小情绪,还是感觉到不够轻松自在吧。


所以早就想找个时间好好训练下自己的觉知力,也想在关房里清理下自己,体验下空性的感受。


所以自始至终在关房里我的目的还是还很明确的,进去的前两天几乎是一醒的第一念就是:观念!


除了简单的生活起居,其他时间胡思乱想不多。


这种的效果还是很明显,很快我体验到了明理课上老师说的大多数会遇到的状态:


比如不去管身上的疼痛,极其难熬过后,就慢慢脱落。小的不舒服,只要几下拉回观察者的角度,就会消失;


后来出现耳里的噪音大到无法不去注意的现象,后来是一闪一闪的光,闪动的速度很快,随着闪光各种画面也是接踵不停,像极了原来老式放映机放电影的效果。在那种状态下,感觉眼光总是被强制的吸引过去,很难不去看,更是无法试图逃避的,越想挣脱越注意,所以感觉很累。


(后来还见过另一种幻境是不闪的,和真实场景无异,我看到是屋子里挂满了一串串各种颜色的千纸鹤,再定眼一看,屋里的光熄灭,所有的千纸鹤都变成荧光的,太温暖太浪漫,说出来这个点子供大家参考……)


无法挣脱,能够去除它们的方式当然只有:去觉知。


当时幻听时,就想到其实这些声音本来也是一直都在,只是现在完全被它吸引了,所以放大到无法停息,如果不去在意它呢?不就回到正常状态了吗?


不去在意,就是把觉知一遍遍地知道“我又在注意它了”,把自己拉回那个观察者的角度。


这些阶段经历过,并用觉知平息后,之后虽然会有短时间的出现,但只要意识到,一开始就不被它们带跑,不去注意它们,就不会出现那种无法挣脱的感觉。


每个关房的墙上都印着那句大家都熟知的话:知道有(光,想法,声音,幻化等一切有),知道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


一开始,我对觉知和这句话的认知是有偏差的。


所以总是会有一些疑问譬如:耳朵里听到的各种噪音,要不要知道?这么多的声音怎么知道的过来?如果不在意,有的时候也没什么其他念头,怎么不是空?


还有对知道也是个念,也是一知半解。


这种理解上的不明白,让我在最初的4,5天里不断地用念头引导自己去感受,比如常在观念的时候问自己:“我知道吗”“谁是看的人?那个看是什么样?”“感受一下有没有一个听者,有没有一个看者?”……诸如此类。


这些天也是有很多感受的,比如缩着安静的观念的时候,听着耳里好像各种类似虫鸣和机器运转的声音,很清晰的忆起这就是小时候晚上睡觉前,静静地躺在床上的感受;


还有看着念头在觉知下生生灭灭,清静的时候就感觉是在某个空间里起起落落,当时就有这么个感觉:“这个世界真的是虚幻的,不是世界假,是我们对世界的印象全都是虚幻,就是一个接一个的念头,不断生灭。如果没有这个知道,什么都不存在!”。


想到这,当时就哭了,然后又笑,接着是哭笑一起混杂的复杂感受;


后来又在那种清静的状态里,看着念头不断一起一落,感觉很舒适放松,突然理解了“这不就是有些人说的回家的感觉吗?”,被念头带走,又不断回归,只有这里才真正给人带来宁静和放松。


……


不管怎么说前期这样的方式,总觉得哪不对劲,一个是有时候觉得会有紧张在,害怕自己错过或者没注意到升起的念头,所以有时候感觉自己是在找念。


而我相信觉知一定是一个最放松的状态。


不过就算这样,还是会进入极其清静的状态,到了那个状态紧张自己就没有,分辨也会在长时间地觉知的过程中麻木。


在头两天清静的日子后,大脑精力充沛了,一到晚上就开始躁动起来。稍不注意看护好念头,就会停不下来地想。


我开始担心青青回去后,那么多事情她一个人怎么处理,开始想着早点出关,就可以早点回去……之后几天就没有停止过想着今天状态不错,明天可能就会出关了。并且想着怎么总结闭关纪实。


在有一次烦躁的时候,突然想到第一次跟青青来禅院见丁师,当时青青在怀孕,闲聊中老师突然笑着有意没意地对我开玩笑:小心啊!


突然明白过来,我不正是陷入了感情的执着当中了吗?认为别人需要自己,其实已经是自己在需要,这个地球没谁,日子不都会好好过吗?这种牵挂不也只是虚幻的念吗?


这种躁动往往在短暂的哭泣后平息。


明白这以后,后来就不再老是被类似的念头带走飞得没影。


前几天大概就是在这种经历各种境界和感受中度过,刚开始在关房还知道日子,时间久了这种时间概念都模糊了。


大概在第5、6天的时候,在清静状态下观念,念断的瞬间可以听到嗡的声音,当自己意识模糊的时候,这种断开就出现一怔的现象,有一天出现比较强烈的咵!的一下的感觉,像是空间全都收缩到一起,然后就被惊吓出那个状态。


这个现象老师以前说过,如果这个时候不起念就会契入空性。


一直到这个时候,自己其实已经也还是在不停地感觉和总结觉知的过程到底是什么感受。


尝试用不同的方式观念,并且观察在那种很平静的状态下是什么感觉,是怎么觉知到念头的……


这样又折腾了几天(其实每天在这种状态下过得飞快),每次都是停留在那个一怔的状态下,一般怔个几次也就出离了那种状态,再无进展。


不断去反思,觉得自己还是太执着于“做”了,任何的“方式”和“感受”不也是个念吗?


然后我开始放弃努力,放弃刻意地“知道所有念”,只是保持放松,注意到自己着到念上,就知道下。


在这样的状态下,虽然很少达到一怔的那种境界,却感受到一整天前所未有的宁静,大脑总是处于一种酥酥地放松中,白天很快地一闪而过,没有时间感。


白天愈清静,一到送下午饭后的晚上,头脑也越来越亢奋,眼前的白光飞快地闪动,就算不在意,也会接连几个小时地闪,各种杂念也泛起来,一不留神就跟着跑了,夜里很难入睡,每次辗转反侧了好久后,身体很困乏了,最后狠下决心,不动!观念!才得以慢慢平息入睡。


在后面的某一天临晚,打坐进入很深地清静状态,感觉“我”还在,就问了句为什么“我”还在?感觉从下面很深的地方(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心底吧)传来一个感觉:回家!


接着就出了那个状态,起身上了个厕所回来躺在床上,止不住地哭起来。


想起青青;想起小珠子出生那天在产房外大哭;又想到多年前外婆过世,在葬礼过后回到上海的那个晚上,从梦里哭醒,又接着坐在床沿哭了好久;想起苦闷的高中时期,独立来去在通往外婆家的路上,那时父母都不在家,外婆算是当时的唯一感情依托,她对我没有要求,在她那才感觉很放松……


这些事情反复想,哭泣持续了很久。


这样的释放后,感觉到很平静。


在哭泣的第二天早上,我跟护关老师描述了这几天一直处在的状态,她退后一步,顿了顿,然后说道“我感觉你是想出去了”,她说没事,出去知道方法了,在生活中训练就行。


当时我还想要不要就直接出去了?我还惦记让青青25号买机票的事,想着如果今天24或者25号的话,出去还能让她不要定29号的机票。


所以第二天早上,护关老师来放我们出去的时候,我很吃惊,怀疑自己昨晚睡过去几天了?不管怎样,能出去还是很开心的!


后面的两天一直到出关,虽然很少再出现一怔的状态,不过一直处在一个非常放松平静的状态,晚上的兴奋也不再影响自己,只是有想法了就知道,不会有被拽着的感觉了,没有了前几天的焦躁。


想起入关前老师的叮嘱:就这么简单点事,照着做就行了!


真是这样,的确是再简单不过,简单到任何的做为和感受都是多余的。





- end -

上一篇: 112期 庆观
下一篇:112期 倪萍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