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闭关纪实【新】 »

111期 童芳

作者:根本源 ⁄ 时间:2018年10月09日 ⁄ 分类: 闭关纪实【新】 评论:0
339.jpg

  ————  泰山禅院   闭关纪实  ————



111期



童芳  女  37岁  上海

2018.10.01-2018.10.09


姓名:童芳

性别:女

年龄:37

来自:上海

有无信仰:佛教

进关时间:2018.10.01

出关时间:2018.10.09


这次闭关是早就在计划之中的,去年十一就有意来闭黑关了,但直到今年十一才排出九天时间来参加,10月1日早上到的泰山禅院,大家都在餐厅埋头吃早餐,一进屋丁师就笑着招呼我吃饭,又见到他亲切的笑容感到满心地欢喜。


9:00小丁老师给大家讲明理课,老师问大家来闭关是为了什么?有的人回答说睡不着觉,想来好好睡觉的;有的说是好奇纯粹来体验的;有的说是想来体验空性……我来闭关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想来体验一下空的感觉。老师又问:为什么要体验空?体验了空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和意义呢?


接下来,老师举了一个很生动的比喻,我们就好比是大海,却误以为自己是一朵小浪花,这个时候,我们看其他的浪花都不顺眼,觉得这朵浪花这儿不好,那朵浪花那儿有问题,似乎每一朵浪花都不如自己,只有我这朵浪花最好了……而体验空性,就是回归本来面目,忆起自己是大海的真实身份,当身为大海时,我们不会再觉得其他浪花有问题,在我们眼里,每一朵浪花都很好,都很美丽,都有它存在的道理。


接下来老师又引导我们什么是空?我们说声音和声音之间是空,呼吸和呼吸之间是空,念头和念头之间是空……空无处不在,为什么我们不能体验到空?是因为我们平时的注意力都放在有上了,执着于有,就见不到空,老师教给我们一句话:知道有念就行。关房的一面墙壁上印着一句话:知道有(念头、声、光、色、疼、痒、幻化、一切),知道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这未来几天的功课就是:知道有念就行,其他的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事。


第一天的课程中穿插着静坐体验,丁师问答,晚上6点多,我们在老师的嘱咐下,抱着自己的睡衣、水杯进关房啦!


对我来说,关房里的生活这就是梦想中的状态啊!每天有人按时送饭,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坐,坐累了就躺,想卧就卧,想趴就趴……多么享受啊!


我迫不及待地进了关房,这黑关房为了遮光、隔音,关房内的设计是大房套小房,每个小关房里就一张一米见宽的床,隔间里面有独立的厕所,闭关期间不能洗漱,就没有淋浴、牙膏牙刷毛巾等各种琐碎物品,为的是不刺激到闭关者。关房内有灯,吃饭、上厕所的时候可以开灯,其他时间都自觉关灯。


换好睡衣,关了灯,打了一会坐,就睡下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哗哗地一阵水声,好像从头顶上直浇下来,把我从梦中惊醒,不知是哪里传来的排水声,因为关房内极安静,身心也自然进入寂静的状态,外界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我估摸着是天亮了,还困着呢,又继续睡。


睡梦中,头顶上方有个女人柔声说:“你也来闭关了呀?”但见不到人,我看到自己右手握着个手机在打电话,隔壁两个关房的人在说话,抱怨我电话吵到她们了,我心想这小关房里只有我一个人,不能有其他人呀,我也没带手机进来,这头三天里,关房里的人都不允许说话……我知道是在做梦了,清明梦,动了一下手脚,动弹不了,还是鬼压床。想也没想,自动念诵六字大明咒,种子字在心轮上一转,我就被这转动的力量甩出了体去。


出体了以后,我想验证一下,我是不是不死的?道理上是知道自己是不死的,但内心还是害怕,有点恐惧感,这次的体验就是奔着:想破除这恐惧感去的,于是我专拣危险的场景去试,比如从高耸的悬崖上纵身跳下……


伴随一丝丝的恐惧感扩散,我发现果然没事,没有什么是可以真正伤害得了自己的。于是心里踏实下来。又想起别人说的,梦里知道别人的想法,于是也想尝试一下,就近找到身边的一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位小学同学,我尝试了一下替换成他,瞬间好像有了他的意识,大概知道了他的一些状态和想法……


之后转为普通梦,睡醒了就坐,第一天就在新鲜感中认认真真地吃饭、睡觉……


第二天开始睡眠变少了,就用更多的时间打坐,“知道有念,知道无念,知道就好……”提起这个“知”,自然就进入一种浅浅地定境。


傍晚的时候,突然脚丫子一阵奇痒,我按耐不住用两个脚丫子相互磨蹭,还是不止痒。突然想起这痒也是一种感受,就提起“知”,进入打坐的状态,这痒很快就淡下去,渐渐感觉不到了,后面几天也再没有痒过。经过这一遭,我突然间明白了,原来所谓的觉知,知,真的是可以和“眼耳鼻舌身意”剥离的,这个我们坚固地以为是自己的“眼耳鼻舌身意”,其实不是,这个“知”才是,生生灭灭的都不是真正的自己,不生不灭的才是……第二天就在这种新的体悟中喜悦地睡去。


第三天,一切如常,生平中所有的过往都一点一点地在脑中回放,场景清晰,每个人在说什么,表情是怎样的,甚至他们在想什么,自动脑补了一些我看不到的东西,好像多了一个视角看过往的世界,就这么看着所有的信息流过……


大概傍晚的时候,我忆起某师兄时,突然一股被压抑的愤怒感涌了上来,我看到了过往中自己因为贪嗔痴慢疑而引发的各种情绪,都如同过眼云烟一般……那是几年前第一次修完五加行时,与某位师兄的因缘促发了业障大显现,我以为我都忘记了,其实没有,这个时候它们都释放出来了。我开始不断地嗳气,排解了几个小时才化解干净。


若问这世间是什么在轮回?都是情绪在轮回。于是该忏悔的忏悔,该原谅的原谅,该放下的放下……


第三个晚上的梦掺杂了一些性的暗示,醒来时回想了一下,提起觉知慢慢也就过去了……


关房内什么都看不到,眼前也会有幻化的画面出现,知道是幻化,一概不理,耳朵和鼻子的感知,好像是轮换着启动,一会耳识更敏锐,一会鼻识更敏锐……


无论是躺倒还是坐着,都提起觉知,脑子中间好像有一块大磁铁,巨大的吸力,打坐时舌尖自然被吸着贴到上颚处,有时两个耳朵里会有鼓风的抽动声……


白天在睡梦之中,和师兄们大声唱着“喇嘛且诺”,歌声悠扬婉转,很是畅意痛快,唱完有一种内心舒畅的感觉,醒来也觉得很是神清气爽。


脑仁里的磁铁一样吸力有些干扰到我了,甚至一整晚都在一种吸力中度过的感觉,(现在打字的时候脑仁里面还有一阵阵磁力的感觉,)当时心里觉得这样不对,早饭时,问来送餐的小丁老师,老师说:知,是这磁力么? 


知,不是这磁力,这磁力都是身体的感受,注意力要放在知上,不要被这磁力吸引住了……


听完小丁老师的提醒,这天的早饭也没吃,好像也不饿,之后的几天就刻意不去在意那股磁力,禅定的境界似乎更深了一些。但始终没有进入空的状态,想起老师说的,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不能强求。


这几天里,凡是脚疼要熬腿子的时候就换姿势,因为知道熬腿子没什么意义。提起知就好。最后一天自然就盘了一个时辰,也不觉得腿疼,自然而然地,不是为了盘腿而盘腿,就很舒服。


最开始只要一躺下就妄念纷飞,很难提起知,后面渐渐躺下也可以提起知了,只是比坐起的状态要略差一些。


所有过往的事都过了一遍,梳理了一遍,自觉没有什么特别亏欠的,和放不下的人和事了。真的是觉得,就是此刻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脑子不可避免地出现很多未来要做什么的想法,知道有念,知道就好,想得再天花乱坠,也是一场空,就提醒自己知道就好,这个知,就是当下呀,只有当下这个知……


10月9日的早上,小丁老师来开了我的房门问我:“今天9号,你确定要出关么?是有急事么?”


我说:“是,我要出关,要回去上班啦。”半个小时收拾利索,好好回向了一番,对所有所有的一切都给予了美好的祝愿,也感恩所有所有的一切,此次闭关就算是圆满了,出来看看外面的天空发呆,有点发懵,早饭后小丁老师提醒我不要蹲坐在地上,不要靠着墙凉,进屋跟丁老师说说话。


丁师说:神识离体那些不要总玩,属于玩神通,要真正地体验不生不灭,应该是在见到本来面目之后的体验。


提起知,还有身体的感觉,就是还没有入空,自然而然地就好。


每天要抽出两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躺也行,坐也行,姿势不重要,重点是观自己的念头,知道就行。


最后临走前我问丁师:那除了晚上这两个小时的观念头,白天呢?还要提起个知么?


丁师说:白天做事的时候就专心做事,走路的时候就专心走路,吵架的时候就专心吵架,不需要再额外提起个知来看着自己。


欢喜~改了更早的票,拍打了一小时,顶着一头油,跟诸位老师道谢、道别后,开开心心地回家去了~(出关八个小时以后才能洗漱)


【后记】还有几个梦:

梦境1. 梦到和陈师兄、徐姐几位师兄在一个园林里聚餐,我问徐姐怎么样,她说最近乳腺有些问题。陈师兄问大家要不要去某个地方,我说我不去,我发现她也不是很希望我会去……


转换场景,在一个宏伟的大殿里面,躺倒着摆满了刻着经文的大柱子,这经文上方飘着金粉,叶师兄给我介绍说,这些都来源于上古时代的经文金粉,有一股天然的檀香味,我闻了闻,确实很好闻,金粉飞扬起来,我好像整个脸都浸在檀香味的金粉里……


我看到有师父们在组装经文,有各种金属精美的扣件,我拿出手机说,这么经典的场景,为何不记录下来,录成视频呢?


祝师兄帮一位师父扛起一束金属材料,显然那一束太重了,远远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她的腰给压伤了,我在梦里都感受到腰疼,意识到自己也和梦里的她一样,曾经试图扛起自己负担不起的分量,不能逞强,要放下……


梦境2. 在一个很高大上的办公空间上班,有一个法国帅小伙的男朋友,他有几个哥们,起哄我们在一起,之后几天我发现男票消失啦,我还在意犹未尽,有人说:大概他是脸盲,过了几天就不记得你长啥样了,就没有来找你了。这解释莫名还挺合理,我自嘲着就乐哈哈的接受啦~


我从办公室出去,遇到Willa,她匆匆忙忙地,我们擦肩而过,为了避免她进不去,我还等了一会为她刷了门禁卡……


梦境3. 梦见我在一个山谷里,负责收拾一屋子的木材,当需要领用的时候,我把这些木材放出来,却被来领木材的人骂了一通,因为这些木材没有晒透就储存起来啦,结果有些腐朽不能用了。梦里我很不乐意被骂,大声地嚷嚷:“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没有收拾好!” 平时我很少这样嚷嚷了,梦里这么嚷着的时候,内心有一个声音说,虽然口里是说自己不对,可这情绪明明觉得自己没有错。我也可以平心静气地说:“是的,是我做的不好,因为没有经验,我也不懂木材需要晒透了才能储存起来。下次会注意做好的。”如果这么解释一下,自己内心不委屈,别人也可以接受,为什么要对立呢?


梦境4. 我把收的很多陈旧的莲蓬撒出去了,因为觉得已经坏了没法用了,妈妈在后面叫住我说,不要扔不要扔,还可以用的!我有点惭愧,把还可以用的给扔了呢,后面也就不介意了……


梦境5. 梦到有很多小鱼搁浅了,需要尽快解救它们,我大声叫着,有人过来帮忙,我们发现了一些水源管道,就把大鱼、黄鳝们都放进水里,最后的几个大家伙,感觉是上千年的乌龟 上一篇: 111期 木子
下一篇:111期 伊莲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