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闭关纪实【新】 »

89期 崔乐会(心然) 我是那个不变的我,是那个没有

作者:根本源 ⁄ 时间:2017年11月09日 ⁄ 分类: 闭关纪实【新】 评论:0

  ————  泰山禅院   闭关纪实  ————



89期



崔乐会  32岁  女  无锡 

2017.11.3-2017.11.09


   如果还有矛盾就还有距离,因为达成没有阻碍。

    初识禅院是几年前。身体有恙时还遇见了拍打,那时就特别想来。想和达成之间有很远很远,很多很多。当然也特别感谢在来到这里之前所有经历的内容,它们促成了这些 。今年的这一天,我来了。几乎所有的运作都为这件事而安排好。
    三天明理课对于我来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内容,甚至是我平时不断在用,在教给别人的。但是困惑就在于在熟悉和陌生之间,在知道和糊涂之间,见到、见到过和成为之间……是什么呢?也许是当时的我最纠葛的时光和状态。我问体验了为什么会反复?老师说我并没有认下那个全然无我的状态就是自己。这也是我这次闭关最想整合的部分。在进关之前我们每个人假想了许许多多的问题,那些问题五花八门,每个人有着不同的经历经验和境界,我也在坐在一起的每个人身上都看到一部分的自己。但我们都还没有真的成为我们。
    我很感谢进关前帮我拍打的老师,当我从身心深处把那个委屈哭出来时我是轻松无碍的,(她对我说难道你要把它带近关房)我想我释放了。
进关第一天我是带着兴奋的,我想自己会不会害怕,想过进关要不要打坐,睁眼还是闭眼,静坐时要不要盘腿,腿疼了该怎么觉知……进之前我还问老师耐心需不需培养?因为在我看来觉知是我擅长的,但我觉得这样很没意思啊!这些所有的问题随着进关那一刻得到了解答,在伸手不见五指里随便你睁眼还是闭眼,所有的形式都只为静心,在那里不需要拘泥这些所有的形式。也不怕没有耐心。因为真的有时间。耐心会有的,腿是真的会不疼的。
    我没有害怕,甚至没有念头。我想了所有在外面曾困扰着我的问题,只是瞬间就有了答案。兴奋的我把所有问题想了个遍都解决了。那里是没有问题但有答案的境界。我忍不住很开心。特别喜悦。这次我毫不犹豫认下这个万能的自己。然后好在我没有跑没,没有在海浪上滞留。然后我继续观念。我一直记得一句,不怕念起只怕觉迟(一度认为是不怕念超,因为我觉得我念头多,哈哈),和那三句知道有念知道无念知道就行。睡着,在睡梦中我能感觉那个觉知还在,在梦里我开始有情绪,生气的,无力的,哭泣的,害怕的,每次醒来都有一种,就是生活中那个困扰自己的,不知不觉就出现的。好在那个觉知一直在看,当我醒来,这些情绪都消散了。观便会消散,觉知就好看见真实。我就这样兴奋的过了两天。我听见旁边敲门要出去的同伴,另一个安慰说你要觉知,觉知……我忍不住笑(同伴别打我哈)。我们都曾执于虚幻。
    那天晚上我不见了,觉知一直都在但是我消失不见了,当我意识到这个不见的时候我便苏醒了,我再次触及到我的身体。然后醒来。这样的体验连续有两次。(我曾有过这样的体验,也害怕过,那时候我还没有觉知,但现在觉知可以做出选择)
之后我突然意识到人的记忆选择。我出生了三十几年,我和重要关系在一起也很多年,我们只选择记住了某个点,然后忘记了一大面。而那些点不是全部。我们却当成全部。这一天我回忆了我的一生,能记住的不多,一开始记忆清晰的都是关于伤痛,慢慢的再看开始记起了平时不常想起的那些经验。然后忽然觉得自己被爱包围。我一下子掉下了眼泪。这和拍打那次的眼泪一样,不是哭泣,不是形式,自发的,短暂的。接下来的时间,我觉知到的念头越来越少,梦里那个觉知也一直在,也越来越清净。我觉得自己可以出关了。
出关这个念一出来开始生发了许多念,我有点着急焦躁,我开始等吃饭,注意敲打声,我有些想家人,开始怕来不及……这也是考验我最大的执念。我继续观,当我去看它的时候它就消散了。就这样升起又灭,我想起老师那句我们是大海我们都忘了。我们是大海,可以随波浪雀跃,欢呼下沉,而什么时候我们愿意就可以回到这海里。于是兴奋、有爱、所有事情解决与否的挂碍,都随着不断的观慢慢消散。我重新回到那种虚无自在里。特别安心。不用分醒来还是睡去,因为都是一样的。
最后,我出关了。说了那么多有的没的,分享两点。
不管我们看到什么经验到什么,我是那个不变的我,是那个没有,如果有去执着某一个点,那可能停留在某个境界过,却不是真自在。
人生我们是有选择的,我们根据自己的喜好故事内容去选择某个点,然后因此忘记一整面。如果我们愿意随时可以回到这个面里。
最后以一个我和丁师的问答结束我这次的闭关纪实。
我:丁师你会烦吗?
丁师:会,七情六欲我都有
我:那和我们的区别呢?
丁师:知道,就没有了。时间更短。






- end -

上一篇: 丁愚仁 | 打坐问答
下一篇:?病毒性流感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