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健康简单化 »

?根本源健康家源三周年徐老师答疑

作者:根本源 ⁄ 时间:2017年01月12日 ⁄ 分类: 健康简单化 评论:0

2016.12.03

    有人问徐老师摔一跤是偶然是必然啊?管他是偶然是必然反正我是摔了一跤。从昨天到今天该讲的不该讲的都说了,丁老师和孔晶老师都讲得真的是特别好,因为我基本上真的不擅长于讲,我基本喜欢做践行嘛,老师呢胡说八道两小时耽误了很多时间,我的时间也让他占用了,我简单的说说就行了。

    说说什么呢,就是让我说健康,健康就是拍打,来了很多人呢也是为了拍打而来,其实呢以我的理解,我们现在人身体有问题,你得弄清我们的问题在哪,怎么就会出现身体问题,就是说现在来讲,都是在讲我身体这不好那不好,实际上我们都没有看清身体问题在哪。首先第一个我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人的劳动力就下降了,基本上以前说宅女多,现在宅男比宅女还要多。当人们闲下来的时候,没事干,就胡思乱想,胡猜疑,久而久之社会就形成了文明病富贵病,思想病,心理障碍,抑郁症,这些心理病通通的都有了。                  这些病有了,社会上就有了心理咨询,什么能量,各种各样的团队都出现了,因为我只结识老师这个三简,别的呢与我没有关。刚才听了好多同修在问呐,很有可能有佛教的东西,我什么都不信,我又什么都不排斥,我的理念是什么呢,我们想要做事情就别愧对我们这颗良心就够了。

     我跟老师俩已经整整十年,这十年的过程中我做了近七年的义务,这个七年的义务也是从老师这,他们说你做公益,我说公益是什么呀,我问老师什么叫公益,老师说你不没收钱吗,啊,这才明白,七年以后这才明白我没收钱叫公益,在做事的过程中我没有这个概念,因为我老公特别支持,我的儿子儿媳妇包括姑爷,家里人都非常支持我,所以我也什么概念都没有,反正没有钱了我就跟孩子们要,那你给与不给都得给,反正就得霸道点,人家就支持我,只要你要我就给你,就是这样。然后就这样一直到一四年,组建了一个真正的团队,我这个团队呢就是年轻人给他找份工作,给他有个生活的出路,那我肯定我是有条件的。反正这么几年下来呢,在拍打这条路上,也走了很多的,谈不上经验,在这实践过程当中我也没有整理什么,一直我就这么做,做一个走了,走了就走了,我给人家病治好了,我都不知道这人叫什么,包括着人家住在哪我都不太清楚,我也希望他们走了好了你回去以后你把你周边的人,让他们也接受你这个拍打。

     因为我在零七年呢就做拍打做闭关,后来老师这个三简这个教育简单化我做得也很早。女儿呢在零七年就做了早教中心,也是因为老师的一句话,孩子就把工作辞掉了,做到现在,也非常非常的成功,我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也没想过孩子要做到什么程度,你想做我就支持你,就是这样。

    谈到这个拍打呢,就是说还是这样讲,首先第一个就是我们真的要搞清楚问题出在哪,刚才也听了很多人问的问题,首先第一个我们承认与不承认,我们成年人私心过重自以为是自私,只知道自己有个角度,期望孩子们家人们你们应该怎样怎样,就没有想到他们能不能要求我们怎样怎样去做,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不知道家人和孩子们要什么,久而久之自己的角度出来了,自己不如意的事情出来了,这个时候有可能担心呐等等都出现了,我们的思想层面出问题了,我们心里呢也有问题了,不管是跟老公跟孩子父母。  我也结识过那种做家排的,还是这样讲我什么都不排斥,因为我也不懂,但是我就觉得人千万别给人家种念,种善念可以,但是我们也没有必要。比如说像我们拍打的过程当中,来的人你是不是就希望他好,没必要去说我非要怎么怎么样不可,当然我们也不要说你这个问题如何如何如何。我的口头禅,到我那,哪怕他明天就不行了,明天就要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我都告诉他没事,当一句没事的时候,他真的没有事,这是有据可查的,当你一句没事的时候,他到你这来他就相信你,不相信绝对不会来的,干嘛不让人家心安理得的相信你,所以说我呢到我那,就是我的口头禅,到我那就是,嗯、没事,拍拍就行。

    癌症是什么,就是外面长个火疖子,在里面出不了头,我们完全可以用一些物理方法在医院给弄掉,在里面长呢不知道,久而久之就大了,很简单的事情就明白这个就行。这个时候呢,一般的情况下跟人讲,要以我们的,现在我们人呢都是很冠冕堂皇的在跟对方说,哎呀你如何如何如何,我和对方交谈的时候我就把他当做我的家人去,我们在家里说话的时候没有做作的,真心流露,我就是这样的,我也不懂得经络,要谈经络呢,对不起别跟我谈,所有这些概念我都没有,我只知道老师的一句你拍就是了,老师的一句胡说胡拍胡有理,我就这样的胡拍胡有理,我就这样的胡拍胡有理,拍了两年我不知道这是冲击疗法,但是治愈了很多人,就是这样。

    所以人有抑郁了,像在座的很多人,家里出现问题了抑郁了,心里闹心烦躁,你烦你说家人不烦吗,没有不烦的,所以说我们知道,我们身体有问题,自己出在哪很简单,知道就行,老师讲的就是知道有念知道无念知道就行,其实我们的身体也是这样,当你的身体出现问题,才能身体上有这个毛病,就行了。

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从事这个,因为我接触这些,就感觉这些面孔都挺生的,我就跟老师说,这真的挺好的,外面来的人挺多,可能对我们拍打了解也不太够,不是十分很了解,其实放下我们的想法,放下我们自己的角度,放下我们自己对别人的要求就足够了。

其实很简单很简单,那如果说就是我们真的就想要个方法,老师呢最英明了,他稀里糊涂的他就发现了这种冲击疗法,这是后来给命名为冲击疗法,是吧。那咱就把老师赐给我们的上方宝剑,我们就操练起来,这就说明我们人什么呢,欠打,哎、对,欠揍,也欠拍,其实拍上就好,所以说通过老师的冲击疗法呢,我们对身体进行一个冲击,一个思想的冲击,身体成面呢,把身体不通的经络冲击开,思想的冲击呢是把我们的角度,把我们的情绪冲击出来,当你有了角度的时候,你的情绪很正常就出来了,我们这个拍打呢,首先在身体层面上在心理层面上在思想层面上,应用起来是特效,这个呢不但无医无药,是不是我们不用医院不用药,真是纯绿色无公害的。

如果要是想要体验呢,丁秀青这呢拍大师也很多,可以多问问她,实际问他们比问我还要强,实际上她们比我讲的要好,我只不过就是说比他们多做了几年,我比较稳当,老师说我出来也跟他一起连蒙带骗的胡说八道。有了老师给我们的冲击疗法这尚方宝剑,老师真的是他真的是那种无私,我也是在老师无私的那种奉献所感召,我总是在这么讲,我不看老师说什么,我在看老师做什么,他的为人就是我做人的榜样,说的再多,我们不去践行,我们不行动起来,一点用都没有,所以我比较实际一点,我一般的情况下,我不太喜欢说的,并不是我不喜欢说,是应为我没这本事说,呵呵(笑)。就是老师呢就是说,别人需要我们就给予,你需要什么我们就给予什么,再说多了呢感觉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就是我呢真的希望我们这些在坐的人,能够敞开心扉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有老师在这,有这些拍打师在这有心里头不愉快的,有心里想解决的问题,你们尽量的去问。我呢就是说,在拍的的这个行业里呢,可能年龄大了点,就是说好像经历的也多了点,大伙呢就把我给捧上来了,我也没有办法。呵呵(笑)。

所以我呢就是真正的希望我们自己先明理,我们自己不明理想要别人明理,难上加难。要想去在佛教里面想度化别人,等于零,真的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做到,想让别人做到,首先我们自己先要做到。也有人可能说,徐老师你可以说你自己做到了吗?我可以这样讲,我不能完全做到,我也真的是带头去做了,我和老师走到哪,我真的是看老师,他真的就是我的榜样,他也是我的影子。希望我们一个人能带动一个家庭,老师的话就是讲,让我们每一个家庭,能有一个明理的老师,有一个健康的拍打师。我们一个人带领一个家庭,一个家庭又带领另外一个家庭。我们这样一帮十十帮百我们就把这件事情做起来了,当大家了解我们的三简,你说要这样的话家庭和谐了,是不是,我们家庭和睦我们社会和谐了,那不就世界大同了吗!那怎样才能让每个家庭都了解,那就看我们在座的,那你说我们现在在座的,可能有五六十人吧,你回去后就带动自己的一个家吧,你周围的兄弟姐妹们这是多大的一个家,他们又散发出去又是有多大,要想功德无量,其实就是我们去做,才能讲的上真正的功德无量,老师无私的奉献,他不要一分一厘,其实我跟你爆料啊,那天我说老师你兜里多少钱,呵、还真不错,还能掏出来一张一百,他都不知道钱怎么花,给他十块钱他都不知道这钱往哪花去,他不懂得花钱,他也不会花钱,他的希望我这些东西你们都拿去,你们全拿去,让别人受益。所以像我们,有这么好的条件,有这么好的老师,我们干嘛不用啊!老师无私的赐予我们了,我们也无私的接受他,其实真的很简单很简单。

当我们身体有问题了我们就拿出来这个拍打,当我们思想有情绪了,也可以用这个拍打把我们的思想情绪都给他冲击出来。我们要懂得圆融,真的要懂得圆融,圆融我们的家庭,夫妻和我们的孩子,我们把自己让身边的人都带动起来,这时不是很自然吗,那个时候还用圆融吗,你不就在其中吗,是吧。你看这样你身体还有问题吗,我都不相信。身体不会再有问题了是吧。

那既然说拍打呢,我就给大家有个信心。我讲几个我拍打的案例,因为我案例也多的是,就是想有的时候突然想不起来了,那就讲我比较记忆尤新的吧 。有这么几个,再时间长呢我也都忘了,就说说我们团队吧,就不要再说我了,我是在沈阳,沈阳根本源。我们团队的呢原来也都是受益的,基本上就是一个家庭一个家庭组合的,比如说母亲她受益了,她可以把她女儿带到这,丈夫受益了,他把他的妻子带到这里,那基本上也都是这样的,女儿呢工作觉得不应自己的心,可以在我们这做,母亲呢有了退休金,你把这份工资给孩子,他们在做的过程当中,真的是特别认真。  前两天我们这有一个七十多岁的一个肝癌晚期患者,基本也就在家等着了,儿子呢就像尽一份孝心,到我们那去拍打,拍打十几天后,这个老人家就便出来很多东西,现在这个老人已经回到家里,国庆节回的家,现在身体非常的好,何止是转危为安,已经是脱离了危险,何止是脱离了危险,已经基本是没问题了,家里人在给他拍打,这简单的讲下,因为你们要想问下什么问题呢,你们说徐老师能不能给加加班,我们来这一次,可以,晚上给你们加班也可以,一下子让我们再问,让我说我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有时候说说说乱了,因为有时候这种例子也挺多的,然后现在呢,有好多的。

现在再讲临终关怀吧,就是有好多老年人要走了有点害怕了,别让徐老师来了,徐老师一来给我拍打我又活过来了,人家想走呢,徐老师她就不让我走,哎,我们这样的人也挺多的。我一下子看见你们,我怎么地就忘了。这段时间在外面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呵呵呵呵(笑)。就很多例子。

问:要是拍打先从哪拍?

答:要是说先从哪拍打,那我就这么跟你讲,基本上别人送我个绰号,就是我不按套路走的人,就是我不按正规的出牌。可能胃不舒服,我几巴掌下去,他胃上东西掉下去,他胃好了,好就好了,无所谓了,他的肝脏呢就是说,小丁老师这里有学习班都能告诉,这样你们在实践中出现问题你们再问,那么的记忆非常扎实,就现在我告诉你,很有可能一会操练起来就忘了,不如我们在操练起来的时候你们再问行不行。

 

问:老师那大家伙拍的时候您会现场指导吗?

答:我可以呀,是不还在那吗,那都行。打比方说你像我们那抑郁症的,我连拍也不拍,就跟他聊聊天,这样话,我有个关房,我说你什么都不要去想去,一个星期后出来,这人完全好了,有的时候我真的都不用拍打,在护关的过程当中,我们基本上不沟通。

你像我们这个拍打,在拍打的过程当中,我们尽量的不要和对方去沟通什么,拍打也是这样,好像我们拍打师在拍打的过程中,问这问那问来问去的时候也可能心也静不下来,主要我们拍打师要心静下来,如果心静下来也不是说什么都不要去想,那什么都不想,说点难听话,那死人才不想呢,昂。那我在拍打过程中什么都聊,问这问那的,那拍打完事这个人能打着大呼噜,我就说能拍成这样,能把人拍的呼呼睡大觉,我才注意我还在拍人呢。就是说话归说话,和那个不要什么在一起,就是我们有想法有念,不怕你有念,你别住在念里就行,很简单就是拍打的时候要注意,别给对方增加烦恼,也别种什么恶念,就是说你怎么怎么着了,你这么地,别人对方肯定心里面堵得难受。

 

问:那时候拍打是清净心。

答:实际上那时候你说个清净心,那是你说的清净心,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不是清净心,反正我就这么的,啥也干扰不了我,你爱咋咋地都无所谓了,我说归说,我该拍打拍我的,一般的事情都放下。

一般就是注意几个大的拍打的方向就行,一般情况下知道肿瘤癌症的这个,我们一般的就是说主攻脊柱和淋巴,知道脊柱在哪知道淋巴在哪,一般就是说两个什么。再就是皮肤病的,肺主皮毛,皮肤病的一般是说,拍打肺子拍打两肾,结合起来,一般说有皮肤病的患处我们可以用手指再抽。正常我们拍打可以用手掌掌心,皮肤病呢,我们一般呢就用手指头抽。一般就是打肺子,基本这两点就可以,你像有点小难受了你拍拍肺子。

哎,心脏。一般情况下我肝脏心脏同时在拍打。你要想从后背先拍打也可以,但我也不按套路来,哎。基本上我们有的人,前两年我拍打的时候,就坐凳子上,我一气放十个凳子,坐十个人,我噼里啪啦,三两分钟五六分钟拍打一个,拍打一个成功一个,拍打一个成功一个,一天拍三四十人都很正常的。现在呢就是没办法,也开个店为了生计,咱们也得挣点钱,这回你给人家个时间拍一小时拍俩小时是吧,其实很简单的事情,我也没什么可讲的了,就真的希望放下自己,拥有全部,当你不放下你的角度,你想得来的所有的,真的是比登天还难,把我们的三简理念真正的传播出去,让大家不是说非得让他们去认同,让他们去受用。

老师呢也没有什么其他别的,想要怎么着,我跟着老师呢也受传染,反正来呢,我就做。我自己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来我就应,去我就过。来到这了用我拍打我就拍打,你想和我聊,走了,走了就走了,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该做什么做什么,一起都活在自由自在里面,别给自己找不痛快,找烦恼,别看到不如意的事情不如意的人,我呢就接受不了,接受所有的一切,你接受你也得接受,你不接受你就有得受。真的是这样。

 

问:请问您在拍打时也做过一些数据上的科学测试,是吗?

答:这个纯属谣言,哈哈哈(笑)。就是我在拍打的过程当中,刚才我就讲,都别问我经络,因为当时沈阳有个肿瘤的主任,到我这跟我讲什么数据什么指标,实在对不起,你要跟我讲那我一概不懂,我到现在我对任何人我都不讲,我对任何人都不讲,我就知道老师告诉的就打通经络,经络在哪什么是经络,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打了他就受益了,我看到他受益了,他好了,我从死亡线上把他拉回来了,我心理挺安的,要说个高兴呢,我没有什么高兴也没有什么不高兴,一切都很正常的,所有的这些东西我都没有,你要说科学我也不懂个科学,我就实实在在的,哎,做就行了。老师就说你打吧,胡打胡有理,我也不知道这个胡打胡有理是怎么回事,当我打好了一个癌症患者我还在禅院呢,我都不知道怎么打好的,因为我关房里出来几天之后,老师说你打打吧,我一看这孩子,这不怀孕了吗,你这怀孕了给打掉了怎么整那,那你让我打你得给我说出道理来啊,我凭啥打人啊,我当时就这样,转圈看,他也不告诉我这人是干什么的,咋回事,那姑娘就那样坐着,老师说嗨,打吧你打就是了,我一看那给我讲出个打的理由吧,第一个他一打就把我给引起来了,我当时就看老师,这让我打,打的什么原因打不知道,老师这时候真的就看了我一眼,说你打就是了,当你不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就胡打胡有理,其实当他说胡打胡有理的时候就这一瞬间,我就从头拍下去,我就第一掌下在百会穴上,所有的感觉都来了,实际上所有的感觉没来,就这样打下去了,二十分钟以后我傻了,周围都是人,这姑娘肚子呲呲呲的下去了,我也傻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好在哪呢,我这样也没问老师这什么意思怎么回事,就这时候我跟老公就回家,回到家我儿媳妇我亲家母啊她是先天性心脏病,我心想你就这样打打

就打好了,我跟我儿媳妇讲说把你妈找来拍打拍打,我儿子和儿媳妇都蒙,妈你说你这从山东泰安回来,见到你这个老师,你也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就打,其实他也到处怀疑,反正我家孩子都挺听我的,我也在家是一手遮天的主吗,那就把她妈弄来了,当时他妈的心脏病很重,当时第一天打完就特别好,我说在咱家住着吧,我给拍打,一星期以后吃药,吃了五十多年的药放下了不吃了好了,这一星期,我也傻了,人家说先天性的东西都不好治,我就没明白这是什么原理,还好在哪呢,我又没问,我在继续打,打了一个四年不会走路,就是大小便都失禁呢,他一听说了,家人给送我那去,我就无条件的接受了我就给拍打,几年的这个不会走路,四天我给拍好了,人能上山了,我也没怀疑,我也没当回事,就这样的左一个右一个,去一个成功一个,就这样做下来了,没有什么其他别的。老师他都没告诉我这个病打哪那个病打哪,他就说你打去吧,胡打胡有理,真的就是这一句话,我一点都不骗你们,我还是在一四年我们第一次交流大会上,这还得有穴位的呢,我一点都不夸张,就是啊原来这还有穴位的呢!我才听他们在讲。问:那就是他那里不得劲就打哪?答: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哪不舒服,反正逮过来就是后背打打前面打打,三五分钟最多不超过十分钟,要不我老伴一天跟着我俩,看着这样的他高兴的比我高兴的还欢呢,我还没咋高兴没啥反应。就是现在我们搞的比较正规了,也整合一下,其实对我们这个将来拍打也是有好处的,这样你就多问问丁秀青老师,和他们这些拍打师,他们比我厉害多了。问:徐老师我想问年龄大的做拍打时如何避免存在一些潜在的危险。答:要说起来这个呢,在我这里也没有这个说法,因为我在拍打的过程中,那时候说这个骨质疏松可能不让拍,那是零八年的时候,那时候老师还在场呢,那时候他家里是三四个人抬去的,我只拍了四天,这人那天自己坐车到的我家,当天感恩丁师,给丁师跳舞。那时候他已经六十多岁了,只要他能承受的了就行,我老母亲将近九十了,回到家里拍打,拍打的力度不够他还不愿意呢,后来我现在就给她弄个棒子,自己打去吧!说起棒子,咱还有律动棒哈!咱禅院自己设计的,就是过年了,给老人送送律动棒,这是健康棒啊不是说别的。真的是不用,就是老人能承受了就行。问:我这有一个八十五岁的顾客,他因为颈椎病晕倒过几次,这个顾客我拍打过几次,反正就是怕出危险。答:那你要是心里面不敢接的话,那咱就别接。我弟弟的岳母去年九十了,在医院已经不行了,医院已经感觉穿衣服吧,已经没人管了。然后我弟弟在根本源我那地方做,弟弟回家告诉老岳母不行了,回家他问我二姐啊,你看这个怎么,能拍大吗?因为也知道,我们这叫临床经验吧,也有这样的案例,我说你可以拍拍就行,他说在医院呢,我说你家那老丈母娘那条件肯定是自己住单间,那这样的话你们就完全可以拍打,回去了,一小时以后给我打电话说二姐这人怎么地了?我说怎么地。这人真的不行了,马上穿衣服了,我打了一会马上把人打的就起来了(众笑)。我说怎么起来了,昂,起来了就对了。他说人说咱懂得叫诈尸哈,明白哈,人家说那不诈尸一样吗,我就笑(众笑)。老太太起来了,当场就把两个儿子臭骂一顿,说你两个王八羔子小瘪犊子的,你想把你妈给饿死啊,饿死我了,赶紧的给我那包子吃。你说九十多都这样了,多害怕啊,起来就要包子吃(众笑)。好啦,人家医院打听就问,这咋回事啊?完了我弟弟就说,快问问老师这到底怎么回事,我说这挺好呢,回家回家呗,呆了几天,你看九十了,乒乓一顿打活了(众笑)。活了以后呢,老太太就问,能不能让我过八月十五啊,我弟弟就问我,他说老太太说滴过八月十五,我说八月十五和国庆节不挨着吗,八月十五国庆节都让他过,真的吗,我说真的,这俩节都过了,过了后老太太说,哎呀,我快要过生日了还有一个多月,生日能让我过吗?我说你告诉她,答应她过就是了,我姑爷他相信啊,他就回去说,那行能过能过。生日过了,她说那让我过个年也行,又问我,我说能啊,怎么不能呢,你只要继续拍打就行。但在这个过程中呢,老人家明白了,真的完全彻底的明白了,腊月二十三不是小年吗,头一天她说,哎呀,你说你们这些孙子儿女的天天围着她,我这也不想再连累你们了,都有家庭都有孙子都有什么的,那你说我这样,觉得自己太自私,活着也没啥意义了,就这样了,只能让人家陪伴着,然后给自己,我过年,过个小年也是年,过完小年那天,腊月二十四早晨的七点多一点自己走了,头天晚上说都别走了,都在这。一点痛苦都没有,高高兴兴的,那天还照了照片给我们看,我给老师看了带的红帽子,穿着红衣服,可美了,第二天人走了,她想明白了。我们这样的例子啊太多了。不用怕,啥都不用怕!好啦!

上一篇: ?生灭的背景就是永恒
下一篇:?央视原主持宏亮采访丁师录音整理。


目前有 0 条评论